特傳 舊文發表《新年快樂》

食用前說明:

1.這是7年前的不成熟文章,偶然翻到想拿出來讓大家笑笑

2.以前我是用其他筆名發表的,現在已經不再使用那個名字了,還有我很討厭那時候的事情,請不要來和我相認

3.我是認真的,再說一次,不要來和我相認,什麼也不要提

4.提了我也會裝作沒這回事的顆顆

 

*****

 

 

 

    『褚,後天是你們原世界過年?』

 

    『是阿,怎麼了嗎?』   

 

    當時,那個人只是挑了眉,然後在你轉過身的前一秒、你好像──只是好像──看見他有些無奈及受傷的表情。

 

    你記得,那個人有任務。

 

    停下手上整理行李的動作,你看著未敞開的門扉、輕輕的嘆氣。  思緒紛亂讓你無法專心,你倒了一杯水,輕啜一口、像他平時吻你般的小心翼翼,你記得他說的什麼……阿、就好像是───淺嚐即止。

 

    那個人很疼你。

 

    然後你看著整理到一半、在床榻上的狼藉,你覺得有些落寞,然後你拍拍自己的臉頰,起身繼續方才未完成的工作。

 

         

 

    ───原世界有寒流。

 

    昨天你離開他的房間時,他的聲音飄忽的傳進你耳裡,當你演上門扉時,你不確定那個人是否有聽見,亦或只是讓那扇門阻隔了那一聲遲到的回應。 

 

    ───……嗯。

 

    其實你知道,那個人擔心在學院習慣四季如春的你受寒、擔心你回去時的粗心讓你感冒……他的細心和溫柔總是無聲而細緻的。

 

    想那些做什麼呢?你問著自己,反正他不會來了,你這麼想著。

 

    提著行李,你打開門───

 

    「媽,我回來了、新年快樂───」  家裡是溫暖的,不為什麼、只因為那是你生活了十六年的時間、是你享有愛最多的空間。

 

         

 

    「他沒和你一起回來?」  貼著春聯的手硬生生的僵在空中,你啊的一聲將因為一瞬的心痛而導致錯位的春聯輕輕撕起,但還是不免造成了一些破損───還好不大。

 

    「好像是有任務……」  輕聲的、在你姐轉身的時候你說,但她沒有回頭,殘光打在她微微側著的臉,上頭的自信和冷漠有些揉合在光暈裡,像是對你特有的溫柔。

 

    「是嗎。」  那不是問句,你懂,那是一種屬於你姐對你──家人對家人──的關心,那是比起擁抱更能讓你心安的語言,那是一種自你有記憶起就陪伴著你的安慰。

 

    輕輕拍打著春聯上面的黏合處,冰冷的紅底色上的黑墨字,那隸書的形體你一個字也收不進眼底,你拍打的動作減緩,最後停了下來,然後又是一聲嘆氣。

 

    那個人很忙,你是知道的。

 

    「漾漾阿,來吃午餐───」  房子傳出的叫喚聲讓你被風吹得有些發紅的手指顫了一下。

 

    「───來了!」  你慢了半拍的回著。

 

    所以那個人不會來,你也知道。

 

           

 

    忙進忙出,你也知道你在家是跑腿的那個,貼春聯、大掃除、買雜物和倒垃圾……果然女權主義就是不簡單,你靜靜的想。

 

    你很崇尚自然的,所以你不用法術───其實是顧忌在家的母親和鄰居。  將掃具放好,你把垃圾袋拖出來,放置在一旁,你母親走了出來,突然的你問:

 

    「───媽,今年爸不回來過年嗎?」 

 

    「唉阿,公事忙、工作忙啦!」  漾起了一抹慈母的笑容,走過來抓亂了你的頭髮,慈愛的捉著你的手輕輕的來回搔著───就像小時後你父母把玩著你掌心那指腹間的觸感。

 

    「不過───他不在感覺今年又更冷了。」

 

    今年是個寒冬,一波一波的寒流來襲,想必在台灣的母親一定更冷又比他更孤單吧?所以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感到不滿足呢?你看著你母親有些苦澀的容顏,輕輕的、有些彆扭的抱了她。

 

    「……傻孩子,你爸不回來,但他還是在想家、在想我們啊!」  似乎是知道你想安慰她,你的母親胡亂揉著你的青絲這麼說著。

 

    「而且,最孤單的是你爸啊。」

 

    那時你真的很想哭。

 

    最孤單的是他啊。

 

         

 

    冬天的太陽落下的早。  其實你有心事,養你十幾年的母親怎麼可能沒發覺,所以當你對你母親說謊說同學要找你時,她只是摸了摸你臉頰:「───記得早點回家啊。」

 

    阿、那就是你的家人吧。

 

    你已經閒逛三個小時了,然後因為急急忙忙的想出來所以就忘記穿上保暖禦寒的衣服了,如果被那個人知道會先被殺了吧,但是,

 

    他不會知道的……

 

    對著手吹氣,你也不想回去拿外套,搞的你自己瑟瑟發抖,雖然身上穿的算是厚衣,但是沒有外套遮蔽,寒風灌進來的感覺還是讓你相當不適,他明明都提醒過你了,原世界有寒流,可是你還是做了這種蠢事……

 

    手很冰、臉也很冰、脖子也是,縮瑟著肩膀,你漫無目的的走著,然後你一抬頭,眼前的車站讓你鼻子一酸,什麼想念阿、孤單啊、不滿啊……都直衝腦門。

 

    這裡是你第一次見到那個人,那個美麗而強大的身影直駐你心。

 

    如果那時你沒有選擇來這裡、如果那時他沒有遇見你……

 

    ───如果妖師的生命中缺少了精靈、如果精靈的人生中缺乏了妖師───如果平凡無奇的人生中少了帶來光彩的禮讚,那麼生命從何說起完美?

 

    在這個車站,或從那刻他接下代導人的時候作為開端,到你們相戀,終而廝守而老去至死亡為止。

 

    其實你有多想見他,你有多想在這屬於你家鄉最重要的節日裡───一個能代表“家人”團圓的日子───哪怕是一面一眼或一瞬間,你想見他,你想和他以“家人”這個名義過一次節,不是套牢不是束縛,只是在你們那刻心靈相通時想對那個重要的人說,

 

    新年快樂。

 

    一種屬於家人間坦誠而真摯的祝福,比談情說愛更加強而有力的祝賀。

 

    ───祝你在新的一年、或者接下來的每一年都快快樂樂。

 

    「學長……新年快樂。」  你聽到了嗎?

 

    車水馬龍的街道、呼嘯而過的引擎聲、人來人往的喧鬧聲,你祈禱,能不能在此刻不要掩蓋住你的聲音、而是掩埋住你心中的孤寂呢?

 

         

 

    「褚!」  這個叫喚你很熟悉。

 

    會用那麼急促的步伐跑向你、帶著擔憂和心疼的紅瞳你也很熟悉,還有快速脫下身上的外套包覆住你的溫柔舉動你也很熟悉,當然,

 

    「不是跟你說有寒流你穿這樣是想冷死嗎!?」  還有怒罵聲和用力打人的力道你也很熟悉,但是此刻的你不想管那麼多了。

 

    「學長!」  被你突然飛撲的動作愣了一下,反應很快的接住你的人嘆了一口氣,然後放任你在他的頸窩邊吐著氣,你的冰量體溫讓他不適的縮了一下,但是不消多時他緊緊的擁住了你。

 

    你不想打破這幾乎是如夢的際遇,你們彼此都沒有開口,就這樣互享著體溫,從實際上的接觸和觸摸中獲得心靈上的滿足。

 

    「……為什麼?」  但最後你還是決定先出聲、打破這夢境。

 

    「什麼為什麼?」

 

    「你不是……要出任務嗎?怎麼會來?」  將頭埋的更深,你的動作在他的詮釋內叫做撒嬌。

 

    意外的他嘆了一口氣,拉住了你的耳朵用著有些讓你疼卻又不會痛到飆淚的力道捏著:「你就是因為這樣沒有叫我陪你過年嗎?」

 

    你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原本是要約的但是……」

 

    「但是我接了任務?」

 

    「褚,任務不會比你重要、」

 

    再你欲張口辯駁的前夕,他打斷了你的話:

 

    「任何事都不會比你重要。」

 

    「所以我推掉了。」 

 

    「但是卻沒等到你的邀約。」

 

    「我……」  你覺得好心痛、但是卻感到好滿足、好幸福,你覺得很對不起,卻一個字的音也出不了口。

 

         

 

    『褚,我下禮拜有任務。』  你去向他借浴室,他脫下黑袍時這麼說,你的動作很明顯的燉了一下,手上的盥洗用具也應聲落地,碰的一聲敲響了滿室接下來的沉寂。

 

    『……啊,我知道了…那我先回房睡了,學長晚安。』  逃竄般的,你對他笑了一下後馬上離開。

 

    回房後,你是很難過的,難過的像是心被刨挖出來般也無法形容的痛處蔓延著,然後電話響起的聲音難得的正常,你雖然不想接電話,但在你看見來電顯示後便按下了通話鍵。

 

    『…姐,恩、我下禮拜會回去阿,過年我會回去啦!』

 

    『……好……我知道了……』

 

    『…學長的話,他有任務……一起過年?可是他有任務啊……沒關係的……』

 

    『真的,沒關係的……好,再見。』

 

    『如果可以,我也想和他一起過年啊……』  落淚不是你的習慣,只是那時是真的很難受。

 

    所以你也不曉得──當然這是事後當事人跟你說的──他在門邊聽進了你說的那些話、還有看見你垂淚時的心疼。

 

         

 

    「對…不起。」  你輕輕的說,換來他的一瞪:「不是這句話。」

 

    「學長,新年快樂。」

 

    然後你的笑容與你們雙雙交疊的身影融在夜色中,點綴這夜晚的、是你臉上那害羞的艷紅。

 

    「那……學長,你要來我們家團圓嗎?」

 

    「廢話,我難道還不算你的家人嗎?」  吻著你的唇,他一個字一個字在你唇上點下。

 

          

 

    回到家門前,你打開門───

 

    「漾漾啊,你爸剛剛回來說今年可以一起過年了!」 

 

    所謂團圓,不就是全家人一起嗎?

 

    「媽,學長他能一起來過年嗎?」

 

    「什麼話,當然可以啊,快進來,別讓你學長在外面著涼了!」

 

    你父親拿了很多外地的名產給學長,還說起了外面的趣事,被你母親擰耳朵,在一家和樂的氛氳下吃著由你一手好廚藝的母親做的火鍋,熱呼呼的湯頭暖進你胸口,你父親眼裡對母親毫不保留的愛戀和對這個家的留戀讓你感到幸福,

 

    而緊握著你手的那個人,大概是你接下來幾十餘年的幸福泉源吧!

 

    「嘖,剛從辛西亞和然那邊回來,以為眼睛可以休息了,結果家裡更亮……」

 

    然後,這是你姐相當不爽的發言。

 

 

    「「新年快樂。」」  然後,他對你、你對他,以家人這個身分團圓了、過年了,然後說了這句話。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不與 的頭像
時不與

東風夜放花千樹

時不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