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舊文發表《夢見你》

食用前說明:

1.這是7年前的不成熟文章,偶然翻到想拿出來讓大家笑笑

2.以前我是用其他筆名發表的,現在已經不再使用那個名字了,還有我很討厭那時候的事情,請不要來和我相認

3.我是認真的,再說一次,不要來和我相認,什麼也不要提

4.提了我也會裝作沒這回事的顆顆

 

*****

 

    他們現在在原世界的遊樂園,好像是美國的的環球影城的樣子這樣,褚冥樣腦帶有些呆滯的轉了轉,發現好像沒有抹什麼油所以有點卡卡的,看了看身旁的友人還有黑袍的情人,然後無奈的看著那些大型的遊樂設施。

 

    我說,你們這群火星人不覺得太奇怪了嗎? 真的很奇怪、很奇怪的啊! 你們想啊! 這群人說要坐雲霄飛車,笑話你們平常追教室用的那個什麼滑板比那可怕要幾百倍坐什麼雲霄飛車,對你們來說不覺得那根本是慢速撥放的電影嗎? 是怎樣你們想要體會復古風嗎!!

 

    還有要去看4D電影,這也讓他無言了很久,你們平常在用的那個什麼鬼影像球最近不是開發了什麼新功能可以讓你“身歷其境”的嘛啊啊!? 4D電影你們看了還覺得不夠過癮、不夠刺激、不夠緊張不是嗎!?

 

    更扯的是他們還在找鬼屋,是說平常他們看的血啊、器官啊、內臟啊、骨頭啊都是活生生血淋淋有的還會自己站起來跟你招手的動感屍體是要去鬼屋做什麼!?你們是看不夠、玩不夠、殺不夠、尖叫不夠還是只是閒閒沒事做啊啊啊,他只是個普通的地球人拜託不要再考驗他的心臟了!

 

    「我覺得速度太慢了,應該要再加快速度的。」  千冬歲眼鏡逆光,然後其他人點頭。

 

    所以我說你們為什麼要來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悲慘的在心裡吶喊。

 

    「說起來,漾漾為什麼都不去坐坐看呢? 撇除掉速度不夠快、尖叫不夠大聲,血液不夠逼真之外,其實其他都可以接受的啊。」  米可雅說出了驚悚的發言。

 

    我想哭了我想哭了我想哭了────「不…那個……我一坐上去的話,機器會故障的,那這樣排隊想玩的人就玩不到了。」  這是事實,褚冥漾沒有說謊,從小到大的衰運就是讓他到哪裡都會有災難,所以他並不常來玩,也不想連累別人,能看著他們玩其實他已經很滿足了。

 

    「欸欸欸───這樣好無趣,人家想和漾漾一起玩啊!」  米可雅皺眉,一臉很不滿意他說出的理由的樣子,褚冥漾回以苦笑,然後心裡吶喊著“拜託千萬不要找我去玩啊!!”

 

    「啊、那裡有霜淇淋呢,大家一起去吃吧!」  似乎是看出褚冥漾的為難,夏碎趕緊提出意見,很顯然的這招奏效了,只見米可雅他們把焦點轉向一旁的霜淇淋攤子,咧開大大的笑容,然後拉住褚冥漾衝向攤位,不意外的看見褚冥漾毫無準備的被拖走的呆臉,冰炎無奈的跟了上去。

 

    「我說冰炎,漾漾小朋友啊,真的是很可愛呢。」  帶著誘惑人心的聲音,有著姣好身材的惡魔奴樂麗愉快的說道,只見冰炎一臉冰冷的瞪了對方一下,不過惡魔倒是不為所動就是。

 

      因為人潮過於胸湧,褚冥漾退到一旁,不打算買霜淇淋,他要節儉,畢竟他可是窮人家子弟而不是他們這群火星人。

 

    褚冥漾東張西望的同時冰炎走到他身邊,遞出手上的霜淇淋,他睜大眼看著他的學長:「學長…不自己吃嗎?」

 

    「本來就是要給你的,不吃我就燒掉它。」  冰冷的道出無情的話語,褚冥漾一秒傻眼然後接過霜淇淋,呆愣愣的看著冰炎不熟練的溫柔。

 

    「香草口味的……」 

 

    「嗯,你最喜歡的口味。」  很肯定一句話,褚冥漾疑惑的抬頭:「學長你怎麼知道?」 請不要再給他因為我是黑袍這種爛回答了,學長又不是千冬歲,如果是千冬歲他還可以接受。

 

    「你以前說過。」  冰炎輕輕拉過褚冥漾,把他帶離另一波襲來的人群,去和夏碎他們會合。

 

    「我以前從來沒和學長說過啊……」  再次疑惑,褚冥漾腦中溜溜的轉著他和學長出去時說過的話,但他真的確定他沒有和冰炎提過他喜歡香草口味的事。

 

    聽見褚冥漾的話,冰炎直勾勾的盯著褚冥漾瞧,瞧的褚冥漾發慌,良久才開口:「……你說過。」  冰炎沒有說謊,褚冥漾知道,而這個話題也在米可雅提出下一個遊樂設施地點後煙消雲散。

 

    輕輕靠在柱子上,冰炎看著被米可雅他們拉著去玩旋轉咖啡杯還故意施了法術把速度調快快要受不了的妖師戀人,黑眼專注的炙人,感受到一旁人潮的注視,冷冷的瞪了身旁想搭訕的人,再次把視線放在被千冬歲〈或許也有萊恩〉攙扶出來只剩一口氣的戀人。

 

    看著輕輕抓著他衣服一角的小戀人,冰炎沒有說什麼,褚冥漾很快樂,雖然很累,但是他現在很快樂,有些心疼小戀人以前從未體驗過這種被朋友拉著跑、笑的開懷的坐雲霄飛車、或者和朋友一起在餐廳內用餐聊天的經驗,冰炎看著他,心理想著: 

 

    “我們會幫你補回來”

 

    看見千冬歲和五色雞頭今天第一百八十六次吵起來,才剛休息不久的褚冥漾走向他們勸架,看見褚冥漾走來的五色雞乖乖閉上嘴,笑話要是惹到妖師那冰牙族是會大爆發的。

 

    在米可雅他們拍胸脯保證絕不會出問題後不斷的被拖著玩遍每一個遊樂設施,天也暗了下來,黑袍群還有許多人也準備回飯店休息了。

 

    洗完澡後就把自己放在床上的褚冥漾看著身旁拿著磚塊書閱讀的情人,絲毫不受疲倦襲擊的樣子,褚冥漾瞪大眼,努力的想與睡魔抵抗,但是精力實在太差,好幾次快要睡著都大力的捏著自己的臉,痛到快飆出淚才勉勉強強撐著。

 

    冰炎嘆氣,制止褚冥漾想要殘害自己臉蛋的手:「想睡就先睡,不要硬撐。」 搞不懂褚冥漾腦子到底是轉些什麼,笨的無可救藥。

 

    「學長,你的身體才剛好,你也快點睡吧! 我要盯著你睡著啦!」  將自己上半身撐起,褚冥樣伸手將冰炎手中的書闔上,一臉認真的說著。

 

    「我不累,你先睡就是了。」  打開手上的書,然後又被闔上,轉頭看見褚冥漾意識有些不清而大膽的舉動,他一手攀上冰炎的脖子,一手拿開他手中的書,雙眼半瞇半闔的說道:「那、那我們一起睡!」

 

    真是夠了! 冰炎忍住鼻血在心裡大罵褚冥漾這個偷了人心又誘惑別人還一臉無辜讓人受不了又下不了手的混蛋,真的是夠了這種話說出來他也是正常男人會亂想的啊!

 

    「我知道了。」  放棄跟褚冥漾爭辯,自從他靈魂回歸身體好了之後他的戀人很容易讓他沒轍,而他也越來越捨不得看見褚冥漾難過的樣子,雖然他還是會繼續巴他或踹他,但是力氣明顯小了很多,而且能力變強的褚冥漾偶爾也會閃開就是了。

 

    將褚冥漾攬進懷裡,談了響指後室內暗了下來,只剩窗外不夜的燈火透過窗簾灑落在相擁的兩人身上。

 

 

    那是模模糊糊的景象,有些泛黃不清晰,但那是一個黑髮的人影,一個短髮的小小身影,坐在路邊小聲的啜泣著,咬著下唇努力不哭出來,緊緊抓著自己的膝蓋。

 

    『喂你,迷路了嗎?』  很好聽很好聽很好聽的聲音,抬頭看見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但是氣勢完全不一樣的小孩,黑長髮黑眼,但是一瞬間他好像在他眼中看見了一絲紅色,但速度實在太快了讓他覺得是錯覺,他呆愣愣的看著眼前很漂亮的人,輕輕點頭。

 

    『剛剛因為想吃霜淇淋和媽媽他們走散了……』  才說完眼眶又開始泛紅,但是明顯很努力的想忍住淚水,漂亮的人看著他:『你想吃什麼口味的?』

 

    驚訝的抬起頭,大大的黑眸眨呀眨,然後慢半拍的説:『……我最喜歡香草口味的…』

 

    『那你待在這裡,不准亂跑。』  漂亮的人說,然後掩沒在人海,只剩黑髮的人微微張口,然後又乖乖的在那理等,漂亮的人不知道去幹麻了。

 

    『喂,拿去,然後不要哭了。』  黑髮人影驚訝的看著眼前漂亮的人手中拿著香草口味的霜淇淋,然後漾起了笑容說道:『謝謝妳!』 一笑,讓漂亮的人頓一下,撇過頭:『你再不拿走我就燒掉它。』

 

    聽見威脅後黑髮人影趕緊接過霜淇淋,小心翼翼的看著漂亮的人,一小口一小口的舔著,然後又再次漾開甜甜的笑容。

 

    『吃就吃別露出那種蠢樣!!』  然後他被打了。

 

    漂亮的人一直陪著他到黑髮孩子的家人找到他,雖然被狠狠罵了一頓,但是黑髮孩子卻很開心的抱著媽媽的腳,離去之前他用力的揮揮小手,然後聽見一句話:『謝謝妳,漂亮姐姐!』

 

    黑色長髮很漂亮很漂亮的人瞪大眼睛,然後他咬牙切齒的咀嚼著剛剛從對話中聽見的名字:『褚、冥、漾,是吧?』  轉身,他的眼中再次閃過紅絲。

 

 

    陽光從窗簾細縫中照射進來,悠悠轉醒的褚冥漾摀著發燙的臉,那個夢境模糊不清,但卻是那麼深刻的竄進自己的腦海裡,他眨著有些酸澀的眼,在床上東張西望的,發現他的情人不在身邊,愣在床上無法言語,只見臉有越來越紅的跡象。

 

    一進房門就見到褚冥漾臉紅得不像話,而且看起來是愣在那邊很久很久了,他不記得褚冥漾有起床呆這種東西,冰炎將早餐放在一旁高級餐桌上,坐在他的妖師戀人身旁,見對方死死的盯著床單,完全不知道他進來後又坐在他身旁的事情,他搖了搖小情人:「褚,怎麼了?」

 

    對上那雙美麗的紅寶石,褚冥漾大腦控管說話那部分再度關閉,就這麼看著對方,然後冰炎不耐煩的想要打醒人的瞬間他尖叫然後衝向浴室探出頭:「噫噫噫噫噫學、學學學長!?」  對於對方一連串像看見瘟神的反應讓冰炎非常不爽,惡狠狠的要褚冥漾解釋怎麼回事,不過是睡了一晚就像見鬼是怎樣?

 

    還沒說話便讓對方搶先了:「我先去洗臉刷牙!!」

 

    等他出來時,只見冰炎靠在門邊,一臉冰寒的慢慢靠近他,褚冥漾腦中又浮現了那個夢境,倒退好幾步:「學學、學長? 你怎麼了?」 阿告非!差點咬到舌頭!

 

    「你才是怎、麼、了、吧?」  沒有任何動作,單單這樣靠近褚冥漾然後犀利的看著他他的臉就快燒起來了,雖然很有趣但是卻讓他不滿,他現在收回聽到心聲的能力根本不知道褚冥漾在想什麼,偶爾這會讓他不安,就像現在。

 

    「沒有阿學長你多心了阿哈哈哈,老大我拜託你不要再靠近我了……」  有些微弱心虛的聲音,冰炎瞪著對方,然而他只是眼神飄啊飄的不打算直視他,冰炎不耐煩了:「你最好解釋清楚怎麼了,不然你就死定了。」  在角落捉住褚冥漾的肩膀,冰炎勾起冷笑。

 

    「可可可不可以先讓我吃完早餐我肚子好餓阿哈哈哈……」

 

    「你覺得有可能嗎?」  答案是,有可能的,就在下一秒褚冥漾做的事之後。

 

    他拉開冰炎放在他肩膀的雙手,有些疲倦的半闔著眼說道:「拜託了學長,讓我冷靜一下吧……」  冰炎覺得胸口有什麼東西碎了,他的褚從來不會這樣,除非是做了什麼事覺得心虛或者是對不起他,這讓冰炎覺得他好像要從他身邊離開了一樣,這讓他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兩人吃著早餐,一句話也沒說,沉默讓褚冥漾一點胃口也沒有,他只吃了一兩口草草打發,兩人各懷心事的和大家會合,準備今天的行程。

 

    一路上兩人不似平常的互動大家看在眼裡,只是不曉得能有什麼事會讓這對笨蛋情侶冷戰,先不說小妖師比較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至少冰炎會很強硬的逼供對方然後家暴一下又和好如初,現在竟然玩起了冷戰!?

 

    這種狀況持續到晚上,大家都快被冰炎附近的低氣壓凍傷了,今天他們預定是要在一面山坡地上露營看夜景,結果這兩個人都沒出席晚餐烤肉,大家的胃都開始痛了。

 

    「我說,小冰炎該不會強暴了漾漾小朋友吧!」

    「請不要說出這種只有妳會做的事情。」

    「不愧是本大爺的小弟敢跟那冰塊槓上,真是名師出高徒!」

    「不良少年的思維果然很低能,是吵架吧!」

    「如果是吵架冰炎應該也有辦法處理的啊……」

    「該不會漾漾爬牆了吧……」

    「不可能,漾漾才不會做這種事呢!」

    「我也覺得不可能。」

    「哼,那個種族如果再做出低賤的事情那就什麼也不如了。」

    「不要開口閉口就是鄙視人家!」

    「你們兩個不要吵起來……」

    「還是冰炎受不了誘惑吸了漾漾的血?」

    「不,主人,種族是不同的。」

    「漾漾想吃飯團可是冰炎學長不讓他吃?」

    「本質上來說那對漾學長是最不可能的。」

    「哼,本小姐的對手敢作出這種事也不怎麼樣嘛!」

    「唉啊啊,怎麼辦呢?」

    「大美人跟小美人我該抉擇誰呢?」

    「兩個人的器官都不錯,情緒波動會影響器官新鮮度的……」

    「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

    「所以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啊……」

    「希望他們沒事……」

    「年輕子弟的事情就交給他們解決吧,祈禱主神會使他們視野明亮。」

    「嘛,也是啦!」

    「就不管他們了。」

    「快點和好比較重要就是了…… 我都快冷死了。」

    「嗯,我胃痛……」

 

    於是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八卦會議在精靈的一句話之下解散,木之天使看著“絕對不能惹的人一號”友人嘆了口氣,他只能說:「賽塔你真的太強了…」

 

    「嗯? 安因你說什麼?」

    「什麼也沒有。」

 

 

    褚冥漾在空地上散步,順便看看夜空,他今天的反應真的是太超過了,學長一定也很生氣,怎麼辦? 去道歉? 還是就這樣裝死? 褚冥漾苦惱的來回踱步,然後躺在草地上,良久他跳了起來,喃喃念著:「不行一定要給學長一個解釋的!」

 

    然後小妖師抱著受死的準備找到了他的黑袍戀人,靠著樹幹,一臉煩躁的冰炎,注意到腳步聲,冰炎轉向發出聲音的地方,驚訝的看著一臉難為情的小妖師。

 

    「……學長…」  聲音依然細緻好聽,但是冰炎卻覺得害怕,他真的不希望從褚冥漾口中聽見分手的宣言之類的。

 

    「今天早上,我……」  將頭低了下去,冰炎看不見褚冥漾的表情,冰炎鎖緊眉頭,感覺他要因為褚冥漾這個人發瘋了!

 

    「其實是因為很難為情,不知道怎麼面對學長,呃……就是,那個,該怎麼說,呃,就是那個、很不好意思那個以前,不對……」  已經不知所云了。

 

    沉默迴盪在兩人之間,冰炎搞不清楚,就算可以搞清楚也會因為褚冥漾說的話而搞不清楚,難為情、不好意思、以前怎樣,到底是怎樣?

 

    「以前小時候我把學長誤認成女生了很不好意思!!」  硬著頭皮說完話,冰炎愣在原處,看著緊張個半死的黑髮戀人,冰炎真的覺得自己遲早會因為他而瘋掉、不對,

 

    他已經瘋了。

 

    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情,他都快抓狂了,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情,他都快窒息了,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情,他都快嚇死了,

 

    因為他的一個小小舉動就可以牽動他每一根神經、每一條感情、每一寸心,他真的真的,已經瘋了,為了褚冥漾這個人瘋了。   

  

    「所以學長才會說我以前說過喜歡吃香草口味的……」

 

    「學長,謝謝你還記得,然後,對不起把你認成女生,拜託你別生氣啊……」

 

    一手摀住自己的臉,冰炎苦笑,小戀人真的太狡猾了啊!

 

    向前一步抱住褚冥漾,他順著對方墨色短髮,低低的説:「我還以為,你要跟我提分手,結果只是這種事情。」

 

    「怎、怎怎怎麼可能啊! 我是那麼的喜歡學長啊!」  輕輕推開冰炎,在懷中睜大眼睛毫無虛假看著眼前的戀人,他說著,然後迅速紅了臉。

 

    面對戀人突如其來的告白,愣了一下的冰炎輕輕吻上褚冥漾的唇,只是輕輕的,如輕風浮過水面般的一個吻,

 

 

    所以說,褚冥漾真的太狡猾了啊……

 

 

*****

時不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